【 .】,精彩免费!

   作为夏芳菲这个商务部副部长的秘书,别说沐总这个层次的商人,就算是大企业家,她也可以直接平等对话。

   对沐总这么客气,无非是因为夏芳菲的缘故。

   夏芳菲的行程很忙,她马上就要赶去机场,和那里的谈判代表团一起飞往欧洲,进行一场商务谈判。她是在赶去机场的路上临时决定过来一趟的,目的是为了见沐沧澜。女秘书素来知道夏芳菲是个很有原则的人,从不因私废公,这次却为了沐沧澜破例,她立即明白这个沐总在夏部长心中的重要性。

   ”夏部长是谁?“

   沐总蹙眉,哪有心情去跟什么陌生人交谈,即便对方是个部长。

   她掠过女秘书看向停在不远处的那辆奥迪,车窗被摇下,露出一个气质高贵清冷的女人面孔,沐总心里触动了一下,从面相上,她就发现对方跟自己该是同一类人,她一下对这个女人有了好奇心。

   看到坐在车里的是个女人,沐总放了些心,偏头跟温铁军交代了一声,便点点头走向夏芳菲的专车。

   难得近距离看着沐沧澜,夏芳菲一直专注的看着她朝自己走来,开门上车,清冷的眸子里显露了一些笑意。

   “夏部长您好。”

   沐总打了个招呼就没再说话,她不善言辞,但喜欢观察,偏过头毫不掩饰的打量夏芳菲。夏芳菲递了瓶依云给她,沐总说了声谢谢,接过却没打开喝。

   夏芳菲也不勉强,偏过头看着前方,开口说道:“我马上要去机场,长话短说。回秦城去等消息吧,找董家是没用的,董万山上一次没替李锋出头,这一次也不会,他们董家人一贯都是这么绝情,几十年来从没变过。”

   森系少女头戴编织帽一袭白裙漂亮侧脸漫步花海图片

   沐总蹙眉,敏锐注意到了夏芳菲嘴里“几十年”这个字眼。

   夏芳菲见她不为所动,也没在意,继续说道:“李锋不会有事的,在背后支持他的人远比想象中的要多。”

   “那么多支持他的人,他们想从李锋身上得到什么?李锋需要付出什么?”

   沐总突然开口问了句,夏芳菲赞赏般的点了点头,沐总根本不问她的身份,也不好奇他为什么知道这么多,跟李锋又是什么关系,一开口就直指本质,不愧是她夏芳菲的侄女儿。

   她自己拧开一瓶依云抿了口润唇,漠然吐出一句显得很冷酷的话。“最重,莫过于他的性命吧。”

   沐总放在膝盖手的双手不由攥紧,夏芳菲瞥了她一眼:“所以现在跟他分开还来得及,他不过是某些人的提线木偶而已,前路注定不顺,荆棘遍地,一步走错便害人害己,们这些跟他有关的人,特别是,也要受到牵连。沧澜,我不希望看到走上妈妈的老路。”

   沐总赫然抬头盯着她:“那是我什么人?”

   夏芳菲坦然说道:“我是妈妈的姐姐,亲姐姐,我不想看到她的悲剧在身上重演,李锋……”

   “我妈妈的姐姐啊,仅此而已。”

   夏芳菲想藉此机会劝说她,沐总却突然打断她的话,低头笑了起来:“谢谢夏部长对我的关心,不过像这种交浅言深的话,我一般都不会听的,以后也请夏部长别再插手我跟李锋之间的事。无论以后怎么样,路都是我自己选的,就不打扰夏部长去机场了,再见。”

   沐总将手里的依云原封不动放下,推开车门,头也不回的下了车。

   “哎,我们夏家的女人,真是骨子里天生就有着这种撞破南墙也不回头的基因吗?”夏芳菲苦笑着喃喃自语了一句,最后看了沐总几眼,对她点点头,便把车窗摇了起来。

   秘书和司机很快也上了车,夏芳菲恢复了那个女部长的姿态:“去机场。”

   “沐总,我们接下来去哪?”

   温铁军将目光从夏芳菲的专车上收回,问道,他这才发现沐总的脸色比往常苍白许多,显然刚才在车上那番谈话对她的情绪影响很大。

   沐总扭头看了眼董家的大门,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愤怒,或许真如夏芳菲所说,董家这个家族的人骨子里都很绝情,更没有亲情可言。

   “去黔阳吧,在那等李锋回来。”

   沐总和温铁军只在京城呆了不到两个小时,便又坐上了返程的飞机,对于这个从小生长的城市,她没有一丝半点的留,她的家在秦城,在汤山的别墅。

   ……

   沐总回到黔阳,得到消息的耿磊再次带领一个车队,接她回九龙山庄。

   “石头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沐总敏锐发现了车队里的兄弟脸色都很沉重,在送她回九龙山庄的这段路程上,包括耿磊在内,所有人如临大敌,不时随机更改路线,而且她做的那辆车位于车队后半部分,车很普通,李锋平日里出行坐的那辆车,却在车队中间,但沐总相信那里面并没有人,更像是一个做给人看的幌子。

   耿磊犹豫了一下,还

   是说道:“嫂子,我们刚得到的消息,佛子教的报复开始了,调查组那边一辆出任务的考斯特出事了,当时车上有十几个人,伤亡惨重,摘了老大桃子的那个姜麒麟也在车上,侥幸逃过一劫。现在已经上了新闻,我们怕佛子教也会对我们展开报复行动,特别是针对嫂子您,所以不得不小心谨慎。我知道您是来黔省谈生意的,现在老大不在,我斗胆说一句,生意尽量交给员工去谈吧,您必须呆在九龙山庄,否则出了事我没法给老大交代!”

   在他说话的这段时间,沐总已经掏出手机,正准备打开浏览器搜索新闻,浏览器却主动给她推送了一条新闻,她点进去一看,正是耿磊说的那件事,挂着黄牌的丰田卡斯特停在一个隧道口,车身已经变形,到处都是破损,还在冒着黑烟,救援人员正从上面抬出一具具盖上了白布的尸体。

   这个发生在半小时前的新闻,已经一石激起千层浪,在网络上炸开了锅。那些网络媒体发布的消息,只说是政府公务用车在路上发生意外事故,普通民众自然不能了解到真相,事实只有少数人才能够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