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血池地狱中的解旭阳越战越勇,“金龙炼气”四散,那些丧尸根本不是他对手。但是在他冲杀之余,他心里却越发奇怪。

   “为什么这些丧尸的攻击动作和招式,似曾相识呢?”解旭阳心中暗道。不过他的疑惑只有一瞬,因为那些丧尸可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。

   在他愣神之际,就有不少丧尸挥舞长剑斩了过来。解旭阳连忙再次出手,两道拳劲直接打倒了冲过来的两名丧尸。

   紧姐着解旭阳也是一通斩杀,在又扫倒了几名丧尸之后,那种感觉又袭来了。

   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刚才那个拿剑的丧尸,怎么和桑梓国卫队的战士的招式有些相似。”熟悉的感觉再次萦绕在解旭阳的心头。

   突然有两个丧尸左右夹攻,分别朝解旭阳劈出一剑。

   “这是当年黑白双雄的合体剑法!”解旭阳利用身法躲过攻击后,大声喊道。现在他可以确认的是,这些丧尸竟然是十年前参加对抗魔族的桑梓国炼气士。

   此时黑白双雄化作的丧尸,毫不客气地再次斩向了解旭阳。

   “不好意思,得罪了!”解旭阳只能无奈地对他们痛下杀手。他左右开弓,两招“金龙炼气”轰击在二人身上,直接将他们送回了血海底部。

   但此时的他看到这些慢慢朝他走过来的丧尸,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必杀的信念。解旭阳此时的心情有些复杂。“他们可能很多都是我认识的人啊!这可恶的暗影皇。”解旭阳心中忍不住咒骂道。

   就在这时,斜刺里刺出了一把剑,一个身材瘦小的战士用长剑直接破开了解旭阳的金龙炼气。

   解旭阳连忙闪身躲避,但肩膀上还是被划开了一道口子。虽然受的伤不是很重,但是当解旭阳看到那个小个子丧尸时,心头也不禁一震。

   天使诱惑 裸颜蜜唇

   “你难道是......”解旭阳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,“难道是小乐吗?”

   “我就要上战场了,等我解决了魔族的那些家伙,桑梓国就会有新的日出了。”十年前,一个瘦小的战士临行前对解旭阳说道。

   这个战士叫乐项,也是桑梓国贵族之子,是和解旭阳一起长大的好伙伴。别看他年龄不大,身材瘦小。但是他被认为是乐家百年来最具天赋的炼气士,实力直追桑梓国最强的金龙大皇子,解天翔。

   “小乐,你这一走,我喝酒还能找谁啊!”解旭阳有些失落地说道。

   “你可以找小红、小翠啊!有美女陪你喝,怎么也比我这个大老爷们带劲吧!”乐项笑着说道。

   “什么小红,小翠?老子正经人好不好,到现在为止我可没有遇上心动的女子呢!”

   “唉,那是你要求高。算了,算了,等我回来以后我们在痛饮一杯吧!”

   “这可是你说的,千万不能食言哦!”

   “我怎么会食言呢?我是谁啊!我可是桑梓国第一勇士小乐啊!”

   “桑梓国第一勇士是未来的解四爷好不好,怎么会轮得上你啊!”

   一瞬间解旭阳还停留在十年前的回忆当中。此时化身为丧尸的乐项又再次一剑劈来。

   “这一招就是小乐的‘乐极生悲’啊!”解旭阳连忙闪过那“丧尸小乐”的攻击,但是他已经确认眼前的这个人确实是他当年的好伙伴。

   “小乐,我不想和你动手!”解旭阳大声说道。

   但是“丧尸小乐

   ”可是充耳不闻,毫不顾忌地再次砍向了解旭阳。

   解旭阳不愿意和他动手,只能一味的闪避。

   而其他的丧尸也围了上来。一个举着巨锤的丧尸,照着解旭阳的天灵就是一锤。

   解旭阳连忙一拳将其震退。

   “这个锤子,你是‘金锤’赵大伯?”解旭阳吃惊道。

   紧接着他突然觉得脑后一道寒芒,他连忙翻身躲掉了后面的暗器。

   解旭阳回身一看,再次震惊。“你......你是林家姐姐吗?”解旭阳也认出了那个使用暗器的女丧尸的身份。

   解旭阳发现这些丧尸里面,有不少都是他所熟悉的人,这让他如何动手呢?

   面对这些丧尸,现在的解旭阳已经无法在动手了。“我怎么能够向你们动手呢?”解旭阳无奈地说道。

   就在这时,那“丧尸小乐”已经闪到了解旭阳的身边。一招“乐极生悲”再次破开了解旭阳的“金龙炼气”。

   “糟了,这下完了!”解旭阳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 可奇怪的是,那把剑却迟迟没有落下。

   解旭阳睁开眼睛,只见那“丧尸小乐”握着剑的手在颤抖,他嘴巴里面发出呜呜的声音。

   “小乐,你说什么?”解旭阳也是吃惊道,“难道你还记得我吗?”

   “杀...杀了我!”解旭阳终于听清了“丧尸小乐”的声音。

   “什么!”解旭阳惊讶地流出了眼泪。

   紧接着其他几个丧尸竟然也发出了和“丧尸小乐”同样的声音。

   “杀了我...杀了我们吧!”那些丧尸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里面竟然渗出了血水。

   “杀了你们,这怎么可能呢?”解旭阳的手都在颤抖。

   “小解,我控制不了多久了。我不想这样生不如死,请你快点让我解脱吧!”“丧尸小乐”费尽力气说道,“我求求你了!”

   “四王爷,求求你了,请杀了我们!”

   “大家!”解旭阳的心在滴血,他手中的金龙炼气也开始了涌动。

   终于丧尸们再也控制不了自己,又再次拿起武器朝着解旭阳冲了过去。

   “永别了,我的朋友!”满怀悲愤的解旭阳闭上了眼睛。他的双手闪耀着金光,“金龙炼气”化作龙形一下子将眼前的丧尸尽数轰碎。

   泪水,血水,一滴滴地滴在这血海之中。解旭阳看着远处的出口,心中无限地痛苦。

   “暗影皇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解旭阳的怒吼响彻了整个血池地狱。

   暗影皇殿之内,宝座上的暗影皇看到这一幕,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。“怎么样,这就是血池地狱的可怕。负罪感会逐渐将你吞噬,最后你也将成为血池战士的一员。接下来的战士,可能会让你更加惊讶吧!”

   暗影皇殿之外,禹志波施展的“天衍虚影”,竟然被熊俊打散了一大半。

   熊俊的手化身为了一个毛绒绒巨爪,显得有些憨态可掬。但是随手一爪,附带暗影之力的撕裂空间之力,就把半数以上的“天衍虚影”给一扫而空。

   “所以说了,这些花哨的东西在我面前是没有用的。”熊俊冷笑道。

   “好可怕的力量!”禹志波神色凝重地说道,“本来只是觉得他力量奇大,真没想到能够达到这种程度。这撕裂空间的力量,就算是常态的慕瑶也做

   不到。”

   “你在做什么?战斗时刻分心可不好哦!”说话间,那熊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禹志波的面前。他二话不说,朝着禹志波就是一爪。

   禹志波也是被吓了一跳,他连忙用“淀海”进行挡格。

   但是熊俊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,禹志波整个人如同炮弹一样给弹飞了出去。

   在穿过两扇墙壁以后,才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。

   “你这是在防守吗?简直像纸糊的一样!”熊俊得意地说。

   可没想到,熊俊话还没有说完,禹志波竟然闪身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   “礼尚往来!吃我一招,‘龙宫棍法·群龙噬天’!”禹志波使出了杀招。强大的斗气化为群龙,毫不客气地朝熊俊招呼了上去。

   熊俊眉头一皱,但是禹志波的攻击实在太快了。他只能用两只巨爪进行防御。禹志波强大的力量,逼得熊俊连连后退。硬生生地在地上划出了两道深深的印记。

   不过随着“群龙噬天”的力量消散,熊俊也终于停了下来。

   “什么,竟然连‘龙宫棍法’也无法给他造成伤害吗?”禹志波看着熊俊,心中也不禁暗暗叫苦。

   “好小子,你这招攻击还有些意思。”熊俊放下手臂,看了看手臂上刚才因为挡下禹志波的劲招而留下的焦痕说道,“来来来,再来多增加一下我的乐趣吧!”

   “那就如你所愿!”禹志波说着浑身的斗气激活了“蓝禹战衣”,闪耀的蓝色在这片黑暗中显得格外醒目。

   “虚有其表而已。”熊俊对于禹志波的变化也是嗤之以鼻。

   “是吗?那就请用身体去体会吧!”禹志波说完,下一刻又出现在了熊俊的身后。

   “什么时候?”熊俊也是一惊,他想防御也来不及了。

   禹志波的“淀海”瞬间使出了“风刃十二连斩”,十二道斩击连续斩在同一个地方。就算是熊俊的防御坚强,却依然抵挡不住。整个人直接被轰飞了了出去。

   “可恶,尽然着了这小子的道。”飞在空中的熊俊大怒。

   熊俊筹划着反攻,可就在这时禹志波的声音又在他耳畔响起:“我的攻击还没有结束呢!”

   禹志波此时又是一招“龙啸九天”,从下往上将熊俊击飞到了高空。但他的攻击还没有停止,下一刻禹志波已经出现在了熊俊的上方。

   “皇极一击!”禹氏皇族的最强杀招重临。此时禹志波早已使出了“武之极意”的力量,这一击的威力可谓是惊天动地。

   熊俊被重重地轰到了地面之上,一时间掀起一阵巨大的烟尘。

   “怎么样,这就是轻视我的代价——失败!”禹志波看着那片烟尘,愤愤地说道。

   终于硝烟散尽,那巨坑之中,一个身影慢慢地站了起来。

   “好强大的力量,你是我有史以来碰到的最难对付的人类。”熊俊的声音依然雄浑。

   “什么,还没有击败他吗?”这下禹志波也是惊讶万分。

   只见此时的熊俊衣服破碎,满身伤痕。但是他健硕的肌肉,坚定的步伐告诉着禹志波,他并没有倒下。

   “看样子,你有资格见识我真正的力量了。”熊俊一边说着,一股暗影之力在他周身浮现,迅速将他包裹其中。而下一刻,等暗影之力散去之时,一只硕大无比的黑熊出现在了禹志波的面前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