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也太惨了点儿吧。”

很快将所有话本内容看完,顾判把书合上,想要发表一下意见,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,最终只能憋出一个凄惨的评价来。

在他饱经上一个时空各种洗礼的眼中,一连几个评书故事,都是为了悲剧而悲剧的尴尬煽情故事,里面作为男主的顾生,活得那叫一个惨绝人寰,天地不容。

还好他还有一位知心爱人,也就是红衣姑娘对其不离不弃,生死相依,不然实在是不敢想象,这货究竟还有何脸面苟活于世。

但是,书里的红衣被描写得也太过于美好高尚了,一次次地被顾生误解,却依然保持着真善美,散发着人性的光辉,简直和这一系列故事格格不入,硬生生营造出一个近乎完人的形象。

“我真有那么惨吗?”

顾判亮出巡守利斧,借着光亮如镜的斧面仔细观察自己那张脸,觉得还算能看啊。

那么,她到底想干什么?

真的已经精分了?

就这样一系列让他看一眼就会冒汗的故事,竟然会大受欢迎,尤其是备受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追捧,甚至做到了闺房私话,言必谈红衣顾生的地步。

当真是让人感慨万千,无语凝噎。

想不明白就先不去想,在条件还不充分的情况下,坚决不做钻牛角尖的傻事。

五官精致漂亮mm拿棒球耍酷图片

他很快就将这件事暂且放下,整理行装朝着前方的屏夏郡走去。

经过几天来的分析研判,顾判基本上可以认定,这里虽然流传着他和红衣新娘的故事,但她却并不在这里,甚至没有在此地出现过。

所以说,他也就不必太过紧张,钱大余这个身份还是可以用,想入城也可以入城,一切都还按照之前计划的那样按部就班便好。

半日后,挑着担子的顾判穿过城门,数十天来终于再一次回到了他所喜欢的大型人群聚集地中。

找了一间客栈安顿好之后,顾判沿街转了一圈,先四处寻摸着打探了一下项府之事,将听来的各种说法印证对照一番后,又来到一间茶馆的二楼雅座,随便点了些茶点后便眯起眼睛听了起来。

楼下没有说书先生,而是一个老头带着孙女在那里弹唱,但所唱的曲子内容还是顾生与红衣的故事。

顾判坐下时,刚好开始说“落魄顾生秀才不中,家产良田尽皆被占”一段。

他撇撇嘴,可有可无地听了几句,忽然发现这玩意出乎意料地有些好听,原本在他看来尬到无以复加的剧情,经由这小丫头的嘴弹唱出来后,竟然很快让他有了追下去的兴趣。

一段听完,他丢过去几枚铜钱,接着又听了一段,直到腹中空空饥饿难耐,才起身离开。

说来也怪,当他出了茶馆,又来到一家酒楼坐下后,忽然就觉得有些怅然若失,有些想再回茶馆去继续追更的念头。

这不正常。

一点儿都不正常。

边吃边想了片刻,顾判忽然透过包厢窗户,看到之前在茶馆卖艺的老头和少女正在沿街行走,而且就要路过酒楼的门前。

他心中动念,当即给了小二几枚铜钱,让他下去把人请到了二楼包厢之中。

“刚才我在茶馆听了一会儿,你们唱得不错,所以专门请两位过来,从顾生秀才不中,家产良田被占唱起,唱到我听过瘾为止。”

啪嗒!

一小碇碎银被顾判拍到桌上,“先付你们一半定金,唱到老爷我高兴,大大有赏。”

老头表情倒是显得平静,收了银钱后很快便弹唱起来。

顾判微微叹息,半闭着着眼睛听曲,一口酒一口菜慢慢吃着,看起来相当的惬意舒适。

但仅仅一刻钟之后,他便从那种沉浸的状态下脱离出来,给了些许银钱后,挥手让爷孙两人离开。

包厢内再次恢复了安静,他从头到尾仔细回忆老头和少女说拉弹唱的过程,最终将关注点落在了两人所使用的各种乐器上面。

这些乐器有问题,而且是很大的问题。

之前在茶馆中因为距离太远所以察觉不到,现在近距离听了一会儿,他当即就有了重要发现。

老头和少女手里的乐器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,从开始演奏便一直在向外散发着常人难以察觉的气息波动,吸引着人不由自主就沉浸其中,难以自拔。

魔性妖刀。

或者是,琵琶精?

刹那间,两个词组从顾判脑海闪过,并且越来越清晰,直至占据了他大半的思绪。

他认为自己的推测并没有错,即便是这些乐器并不像上述两样妖物那般厉害,但应该就是同类型的东西。

那么,它们到底是自然形成的,还是说经“人”之手被制造出来的?

想到此处,顾判顿时就没了继续吃

喝的兴致,当即起身结账离开。

追上那对爷孙,把他们手中的乐器买过来,然后用打野刀劈碎!

这是可以验证他猜测的最直接手段。

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他掐灭,如果乐器真的是自然形成的就罢了,但根据现在掌握的情况分析,它们十有八/九和红衣新娘脱不了干系。

这样的话,劈碎乐器岂不是相当于自找麻烦?

顾判沿着长街漫无目的地走了一阵,又看到了一间供人休息玩乐的茶馆,里面噼里啪啦似乎很热闹的样子,便带着问题又走了进去。

茶馆一楼正中央的台上,正有个说书先生在说书,下面一帮人安安静静听着,已经完沉浸到了那个娓娓道来的故事之中。

“话说大年二十八,穷困潦倒的顾生从当铺出来,浑身上下只剩了长衫一件,裤子半条,时值深冬,又遇债主老爷要账,心中那是叫一个悲苦难言,正应了此时此刻的天象,北风那个吹,雪花那个飘,雪花那个飘飘,年来到”

当顾判进入茶馆,挤到最前排坐下的时候,正好听到顾生寒冬入铺典当,出门遭遇风雪这一段,不由得脚步一顿,脸色都差了几分。

他从跑堂小二盘子里端了一壶茶水,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,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说书先生本人身上。

说书先生的行头倒是非常简单,只有一把扇子、一块惊堂木,还外加一条用来擦汗抹手的大毛巾而已,讲到处便啪地一拍惊堂木,讲到平缓处就摇着折扇细说慢述,节奏拿捏得相当到位。

仔细观察了一段时间后,顾判不动声色丢下两个铜钱,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茶馆。

他的分析推断果然没错。

现在看来,不只是卖唱爷孙的乐器有问题,就连这说书先生的惊堂木和折扇,同样有很大的问题。

它们会不断向外散发着常人几乎不可能察觉的波动,诡异地能达到惑人心神的效果。

从茶馆出来,顾判缓步走在街上,想了好一阵,还是决定行事要遵从自己的内心,从心方能得自在,得安。

还是那句老话,惹不起他躲得起,身正不怕影子斜,就算被这些说书卖唱的给他编排得再惨一点儿,又能怎样,还能让他掉几斤肉下来?

男人嘛,有时候就要大度一些,面对不可理喻的女人时,稍稍退让几步让她高兴了,气氛也就和谐了。

正所谓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,和谐为贵,安第一,就是这么个道理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