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天凡神眸凛然。;

他的先天神山和天龙日至的时间古镜相差了一个等阶。;

所以,在相同神力本源的注入下,这法宝的对轰上,他的先天神山完支撑不住。;

“只能动用死亡法则之力了!”;

现在摆在凌天凡面前的,只有两种选择。;

一是动用轮回图,瞬间将天龙日照给秒杀。;

二就是动用死亡法则之力,用四种法则的融合之力来将先天神山的威力,进一步发挥出来。;

无论是凌天凡还是天龙日照,对于先天之宝的威力,只是发挥很小的一部分。;

甚至是圣境强者,都未必能够将一件先天之宝的威力完发挥。;

果然。;

随着凌天凡动用了死亡法则之力。;

原本剧烈颤抖,面临崩溃的先天神山,突然它散发出来的威势,强大了好几倍!;

性感碎花裙李梦清纯写真

它稳固了下来。;

开始跟天龙日至的时间古镜的攻击威力,旗鼓相当起来。;

而与此同时,凌天凡的死亡法则之力的气息,也隐瞒不住。;

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此刻,凌天凡剑道、空间、轮回、死亡,四种法则融合的气息。;

“这是……四种法则的融合!天啊!他什么时候变成了四种法则融合了?”;

围观的极乙诗诗、黄泉溟、泷西娇等熟悉凌天凡的天骄弟子们,一个个惊得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。;

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。;

而那些圣王、圣皇、圣帝的老师们,此刻的震撼,更是比这些天骄弟子们更甚!;

他们知道凌天凡是什么时候参悟的死亡法则!;

特别是丹天幽院长!;

他曾经还劝说过凌天凡,让凌天凡不要贪多。;

可现在,他只觉得自己的脸,有些火辣辣的。;

他没想到,凌天凡居然在短短的几百年里,真的将死亡法则成功的跟剑道、空间、轮回三种法则,融合在一起了。;

“这……这也太逆天了吧!”;

叶乙葬天圣帝,此刻的声音也有些发颤。;

当初他还说过那种极度不看好凌天凡的话,认为凌天凡这样的法则天赋潜力,只适合专修一种法则呢。;

现在,他也惨遭打脸了。;

脸色最难看的,就要数天龙暗夜这位总殿主了。;

若是他知道凌天凡成功融合了死亡法则,那他先前定然会站出来,严厉的阻止天龙日至来送死的。;

现在,一切都完了!;

随着凌天凡动用四种法则之力来催动先天神山,它虽然品阶不如天龙日至的时间古镜,但发挥出来的威力,逐渐占据了上风。;

“怎么……可能啊!你怎么可能……参悟四种法则啊!”;

这一刻,天龙日至的眸子里,透着绝望。;

他现在所催动的时间古镜的威力,其实不足千万分之一!;

可他的实力,也只能够催动到这种程度。;

除非他像凌天凡那样,有更高等级的能量注入。;

轰轰轰!;

先天神山一寸寸的往下压。;

凌天凡丝毫不留手。;

这完是两件先天之宝之间的对决了。;

天龙日至的时间古镜的光柱,崩溃开来。;

然后先天神山直接将天龙日至给碾压住,然后将其碾压得粉身碎骨。;

天龙日至,死!;

天龙日至一死,他身上的圣器法宝和时间古镜,立刻成为无主之物。;

特别是时间古镜,这件入阶的先天之宝,就想要化作虚空来遁逃。;

看到这一幕,在暗中观战的那些圣王、圣皇强者们,一个个也都蠢蠢欲动,想要出手争抢。;

不过,凌天凡还是先行一步。;

“封!”;

他伸手一抓,虚空之间,一张四色融合的剑网,网向了飞遁而逃的时间古镜,瞬间就将其给封印住。;

与此同时,凌天凡当仁不让的也将天龙日至的储物戒指,当做战利品的收起来。;

生死台的战斗结束。;

凌天凡重新出现在生死台上,目光淡淡的看了眼天龙凌波等人,这些天龙家族的子弟,一个个脸色惨白,如丧考妣。;

“生死台,分生死,消恩怨!我只问一句,你们天龙家族一而再的挑衅我,要跟我上生死台,这恩怨到什么时候结束?”;

凌天凡问道。;

天龙凌波带着怨恨的看着凌天凡,有些色厉内荏的大声说道:“凌天凡,别太嚣张了!我们天龙家族最厉害的天骄,叫做天龙韩羽!你可敢跟他一战?”;

天龙韩羽,只比凌天凡小一届,专修力量法则,已经突破到圣境!;

论境界来说,确实是目前天龙家族在“天”字道场里,最厉害的天骄了。;

不过,这天龙韩羽并不在场,或许是闭关去了。;

“我嚣张?我凌天凡,什么时候主动招惹过你们天龙家族之人?怎么,你们天龙家族,难道还想派已经突破到圣境的天龙韩羽来跟我生死台?你们难道就不要脸面了?”凌天凡冷笑的反问。;

天龙凌波说道:“天龙韩羽是突破到圣境,但你别忘了,他比你小一届,修炼年月比你小好几百年!他来跟你生死战,怎么也算是以小来挑战大!有什么不公平吗?”;

凌天凡没想到天龙凌波还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。;

他是参悟了四种法则!;

可先前凌天之宇以四种法则去挑战圣者境的莫云龙,被莫云龙一招就秒败!;

可见半步圣境强者和真正的圣者境之间的差距。;

所以,凌天凡可不会这么傻。;

在场的所有天骄们,也都觉得天龙家族的天骄子弟们无耻至极,但事不关己,也没有人站出来给凌天凡说话。;

毕竟,大家的背后都有各自的家族,牵扯到家族的利益。;

只有黄泉溟站在了凌天凡的身边,指着天龙凌波一众人,笑道:“你们无非是欺负凌天凡还没有突破到圣境!不急,不急!等凌天凡突破到圣境,你们天龙家族的人,还敢让天龙韩羽来跟凌天凡生死台吗?”;

“你……黄泉溟,这里关你什么事情?闭上你的嘴巴!”;

天龙凌波有些恼羞成怒,怒声叱喝着。;

黄泉溟也懒得废话,他一掌朝着生死台的战鼓轰去。;

鼓声响荡。;

“光会耍嘴皮子有什么用?天龙凌波,我向你发起生死台挑战,你可敢应战?按照你说的,你可是修行了近万年的‘天’字道场的老生了,而我只修行不到两千年!我跟你来生死战,怎么也算是以小来挑战大,没有什么不公平吧。”;

“你……”;

天龙凌波哪里敢答应?;

立刻怂了下来。;

;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