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来越暗的夜幕下,两人一人凌空虚度,一人骑剑而行,缓缓朝着火绒花海的深处飞去。

一路上碰到在夜里还在不停辛勤劳作的金纹战蜂,见到两人便自发地分列左右,护卫伴飞一段距离,直到下一个区域有同类接替之后才当即散开,继续忙碌自己的事情。

顾判最后在一片颜色特别鲜艳的火绒花上空停了下来,听到红衣饶有兴致地在那里为御剑飞行的军镇排兵布阵,便接过了话题,将自己近日来的一番思索讲给了她听。

“我所追求的并非是单纯的御剑飞行,以剑杀人,那样就有些浪费了,而且是极大的浪费。”

他思忖着缓缓说道,“所以这些时日我一直都在让俞赫研究,到底该如何才能让骑剑术飞得更高更快更远,还可以携带更重更多的东西……如果可以的话,我甚至希望他能够做出来门板那样的大剑用以飞行。”

“门板那般大小的飞剑?”红衣微微侧头,有些疑惑地道,“那岂不是就是个大号的盾牌?”

“把它当成是会飞的盾牌倒也贴切,而且如果可行的话,我想象中的骑剑军镇,就应该每个人的长剑都挂上两个弹仓,说白了就是挂两个大筐,里面装满用黑面和黑宝制成的新型炸弹,这样的话,再加上古宅作为战争堡垒进行掩护,咱们就算是拥有了一支来去如风,可以实施三维空天打击的远程轰炸飞剑军。”

“所以说我希望能制造出门板大剑的作战意图便是,一来可以有效防御从下方射来的箭矢,另外飞行剑客在上面可坐可躺,如果体力灵元充足,甚至可以十二个时辰不间断空中巡航,千里突袭,应急机动,首战用我,用我必胜。”

“顾郎之奇思妙想,当真是让妾身大开眼界,叹为观止。”

红衣听了这一番话顿时愣住,许久后才悠悠笑着,忽然一个闪身来到了顾判旁边,收拢裙裾也缓缓在那柄长剑上坐了下来,和他肩并肩,腿碰腿,一齐坐在那柄长剑之上,默默眺望着夜幕下的火绒花海。

盏茶时间后,最开始曾经见过的那只体型最大的金纹战蜂再次从花丛中飞来,身后还跟着一群工蜂,抬着两只硕大的坛子。

“这是小的们酿制的火神酿,特来献给主上和主母。”

幻化精灵——清新淡雅

顾判很有兴趣地接过其中一只酒坛,顿时一股浓烈到了极点的香味扑鼻而来,更让他感到惊讶的是,一口酒液入喉,就犹如一道炽热的烈焰在体内燃起,浑身上下的烈焰掌热流陡然欢呼雀跃起来,变得更加灵动了几分。

“好酒!”

他不由得击节赞叹,咕咚又满饮了一口。

纵然得到了夸奖,领头的金纹战蜂还是以机械的语调振翅说道,“母亲大人曾专门给小的们强调过,主上所修功法属火,因此一般生灵无法消受之火神酿,在主上这里便是可口美味之酒水佳酿。”

顾判一口接一口地喝酒,直到坛中火神酿过半,熏熏然有些醉意时才暂且停下,呼出一口酒气道,“刚才忙着喝酒没有问你,现在我必须要问你一句,你刚刚说的母亲是谁?”

金纹战蜂应道,“回主上的话,小的母亲大人便是蜂巢之主,绯红殿下,也是主上的女儿……”

“停,等一下,有点儿乱。”

顾判深吸口气,指了指小口抿着火神酿的红衣,很有些无语地道,“蠢货,你刚刚称呼我为主上,她是主母,结果你又喊了绯红娘亲,这样就搞差了知不知道?按照你个蠢货的叫法,主母的女儿,竟然成了主母的姐妹……老子真想一斧头劈了你们这些分不清辈分的蠢猪!”

“主上的意志便是吾等前进的方向。”金纹战蜂忽然间直立起来,露出自己腹部最柔软的一点要害部位,等待着斧头的落下。

“行了,我又没说真要劈了你,走吧走吧,记得把火神酿再给弄几坛过来。”

顾判摆摆手,赶走了金纹战蜂,接过红衣递来的第二坛酒水,很有些无奈地道,“你这个当主母的,应该管管它们。”

红衣微笑道,“那些金纹战蜂,确实算是绯红的孩子没错……不过母亲和主母,听着确实有些容易混乱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顾郎又身为朝廷的镇南王,那就让它们称呼绯红为郡主好了,雷达呢,也可以被叫做世子,顾郎觉得如何?”

“这个主意不错,那就这样定了。”

他喝完了最后一点火神酿,揉了揉开始发花的眼睛,控制着长剑开始摇摇晃晃朝着马车所在的位置飞去。

红衣飘飘然坐在他的身后,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顾判御使着长剑缓缓而行,后面坐着红衣新娘,在夜风的吹拂下,心神忽然间就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。

他莫名其妙就回想起在上一个时空,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,经常就会见到骑着自行车的小伙子,后座上带着含羞浅笑的小媳妇,偶尔还会接到几块洒过来的水果糖,那便是一天里最为幸福的时刻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第二天早上,队伍继续前进,很快便已经来到了大魏京城的郊外。

马车车厢内已经清理干净,顾判也没有再继续研究,而是斜靠在软垫上闭目休息。

红衣在旁边修行完善思念入梦之法,不时还给顾判斟满空了的酒杯。

一个时辰后,已经可以清晰看到矗立在原野上的那座雄伟城池,象征着魏国最高权力中心的所在。

城外五里,一队衣甲鲜亮的禁军已经在官道两侧列队完毕,遵从魏皇的旨意迎接即将归京的镇南王千岁殿下。

当那支安静沉默的马车队伍真正靠近过来的时候,看上去威严雄壮的禁军大队开始出现了难以抑制的骚动。

他们胯下的战马不安地用蹄子刨着地面,不时还甩出几个响鼻,如果不是骑在背上的禁军甲士竭尽力的控制,或许至少有超过一半的战马都会因为受惊而四处逃窜,将整齐的迎接队伍搞得一团乱麻。

实在是因为顾判队伍中的煞气太过强烈,不管是经过药鼎改造的“七武士”,还是来自于南荒乾元的高头大马,都让禁军们感觉到了难以忍受的压力。

当然最大的压力还是来自于那辆缓缓前行的马车,它就如同是一座行走的大山,落在了每一名禁军士卒的头上,让他们不由自主部低下头来,颤抖着不敢朝那个方向看上哪怕一眼。

穿过大开的城门,路面已经被早早地整理干净,清水洒街、线封路,三步一岗、五步一哨,还有副武装的御林军列队前行,这是大魏皇帝出行时才会有的场面,如今却直接用在了着一辆看着不甚出奇的马车上面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