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事这么严重,还让我做好准备。”

乔舜辰问着原因,语气却不屑。不认为这两个人还能干出什么大事来。

“我今天想说的是他们两个的关系。”

秦静温严肃下来,同时也观察着乔舜辰的反应。

“他们两个是夫妻,而且有个混血的孩子。”

“什么?说什么?”

乔舜辰似乎没听懂一样的问着,眼中还没有惊变的神色。

“我说叶雯和Jonny是夫妻,还有一个混血的孩子。孩子大概四五岁的样子,女孩。”

这回说的比较详细,乔舜辰想听不清楚都难。

“他们两个是夫妻?”

乔舜辰的头像被棒槌重击了一样,此时他的脑袋完全是懵的,那迅速凛冽起的眸子也带着难以置信。

“准确的说他们是前妻和前夫的关系,因为要和在一起,叶雯回国的时候离婚的,孩子给了Jonny。”

清甜文静美女咖啡馆文艺写真

秦静温一点一点的说着,要是一下子都说出来她怕乔舜辰崩溃。

“孩子都四五岁了,那就是说叶雯一直在骗我。”

乔舜辰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也开始正式这个问题。

“对,她一直在骗,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确定。但是从孩子的大小来推算,出国前就在骗。”

毕竟之前的事情秦静温是不知道,有些事情就连乔舜辰自己的记忆里也没有,那秦静温就不能负责的给出确定的事情。

“哼……没想到,我真的没想到。叶雯根本不是我表面上看到的那样,这些年我一直都认为他是那种温柔恬静,不争不抢没有贪念的那种女孩。就算她后来变质了,我也没想到她能做出这样的事情。欺骗我,还骗了这么多年,她的演戏功底不错。”

乔舜辰的这些话看似在评论着叶雯,却带着对自己的嘲讽。他怎么都没想过自己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,怎么也没想到他眼中的叶雯竟然是个假象。

只是有一点让他比较平衡,那就是他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恨之入骨。他应该生气,气到痛心。他应该立刻愤恨的起身去找叶雯理论。更应该产生报复的心理,让她下半生都尝尝被人耍是什么感受。

然而这些冲动的想法都没有那么明显,没有那么迫切。都在他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。

“是什么时候知道?”

乔舜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就更显淡定。

“有一段时间了。”

具体是多长时间,秦静温也不记得了。

“这就是不让我和叶雯在一起原因?怕我被伤害到?”

乔舜辰继续问着。

“对,我怕知道了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。就算和叶雯相互喜欢我也反对们在一起,Jonny这样的无赖,会折磨一辈子,会是人生的污点。”

“我怕后悔,怕痛苦。”

秦静温没有隐瞒,把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告诉了乔舜辰。曾经以为会隐瞒一辈子的事情,曾经以为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的话,现在都不得不摆出来面对现实。

乔舜辰深沉的看着秦静温,她的用心良苦让他感动。顾不得伤口是否会被扯疼,直接拥住了秦静温。

“对不起,当时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我还觉得另有私心。是我误会了,是我的想法太狭隘了。”

“这世界上是对我最好的女人,却是让我最惭愧的人。”

“我现在很庆幸追着没有放手,这一辈子有这样一个真心为我好的女人足够了。”

乔舜辰忏悔着,感动着。此时和叶雯的背叛比起来,他更真切的感受就是秦静温对她的默默付出,就是秦静温对她一心一意不求回报的爱。

“等等,等一下。”

秦静温想要挣脱乔舜辰的怀抱,又怕弄疼他的深伤口,只能这样阻止乔舜辰继续说下去、因为现在有些让她搞不懂状况。

乔舜辰放开了秦静温,心依然抱歉着。

“乔舜辰,这个时候不是感谢我的时候。我刚刚跟说了叶雯在们关系存续期间劈腿,应该对这件事情做出反应。”

秦静温提醒着乔舜辰,她认为不仅仅是做出反应,而且该是激烈的反应。

“我是有一种背叛的感觉,对于他们的关系他们的孩子我也很惊愕。可这毕竟是过去的事情了,我总不能让过去的事情扎我的心吧。”

“心平气和的想一想,我觉得无所谓。我对叶雯的感情并不是爱情,她有这样的事情我也就不用感到抱歉了,不用在对她有什么愧疚之心。”

“说的在心大一点,感谢他们有这样的关系,否则我也不会遇到,不会跟在一起。”

乔舜辰在一瞬间就想明白了,他再也不想因为过去的事情而伤神伤身。最重要的是,他现在意识到对叶雯的感情并非是爱情。

“这样说我应该开心才是,毕竟没有伤害到的感情。可我为什么有种失落的感觉呢,我苦苦的隐瞒了这么久,却这样轻描淡写的就过去。早知道会这样我干嘛浪费精力呢。”

乔舜辰没什么反应,反倒让秦静温有种多此一举的感觉。

“这就是自己的问题了,我早就跟说过我对叶雯没有感情了,偏不相信。要是相信我的话,这个问题早解决了,而且也不用处处谨慎。”

乔舜辰反过来提醒着秦静温,她的确浪费了精力,不过这样的浪费让他感动。

“这么说反倒是我的错了?”

秦静温不服气的问着。

“对我的爱没有错。”

乔舜辰只回复了这样一句话,剩下的他不能说,说出秦静温会扔下他就走。

秦静温瞪视了乔舜辰一眼之后,没在说话。虽然没有发生自己担心的事情,但乔舜辰面对事情的态度让她放心。

这件事没有伤害到他才是最重要的,至于是谁的错,没有什么意义。

“还有件事,叶雯妈妈想见。”

秦静温也要把这件事情提前说出来,也许叶雯妈妈能说出更多他们都不知道的事情。

“她找了?”

乔舜辰想到叶雯家人会来找他求情,只是不明白秦静温是怎么知道的。

“上午我去护士站的时候正好遇到了,我怕她把事情说出来的太突然接受不了,所以就没让她直接进来见。”

“但我跟她约好了明天早上见。”

秦静温把事情大概说了一下,接下来就是乔舜辰的想法了。

“唉……我的温温啊,又是在替我着想。”

乔舜辰不由自主的又一次拥抱了秦静温。她对他细致的关心落实到每一个细节上。而他却那样粗心大意的表达着自己的爱。

现在他不得不承认,自己没有秦静温爱的细腻。

“都答应了,我就见一面。正好过去的一些事情我也想问一问,对我的记忆恢复可能会有一些帮助。”

乔舜辰没有反对秦静温的想法,况且叶雯的父亲在公司上班,若他来见怎么也要给个面子。

躲着是没有用的,直接见面解决问题才是最明智的。

次日早上,叶雯妈妈早早的就来到了医院,早到乔舜辰刚开始输液她就到了。

看到乔舜辰现在的这种状态,叶妈妈的第一反应就是跪在了乔舜辰的病床边。

“舜臣啊,阿姨对不起,叶雯对不起。”

“阿姨,快起来,不要这样。”

过来搀扶劝解的是秦静温,叶雯犯的错误,不该由她的母亲来下跪道歉。这样的道歉他们都承受不起。

“阿姨您还是起来说话,这样我们没办法谈下去。”

秦静温的力气有限拉不起一个诚心诚意道歉的人。但她也接受不了这样的道歉方式,她诚心诚意,可她也在逼迫他们原谅。

“要是不起来我们就不用谈了,温温叫保镖……”

乔舜辰讨厌这样的道歉,这是道德绑架,这是逼着他原谅。

乔舜辰凛冽的声音,和他此时的态度让叶妈妈害怕,害怕丢掉这个机会,于是她迅速起身,没让乔舜辰把话说完。

“舜臣,阿姨是真的知道错了,叶雯也错了。叶雯现在还在看守所,我替她来跟道歉。”

叶妈妈哀怜的说着,要不是因为自己的女儿,做长辈的怎么可能给晚辈下跪。

“叶雯已经触犯了法律,不是我能掌控的事情。就让法律来处理吧,也不要太担心。”

乔舜辰的语气很冷,看到叶妈妈就想起叶雯做的那些事情。叶雯做了错事,就该受到法律的惩罚,否则就是亵、渎了法律。

“我知道,我知道叶雯触犯法律了,我知道这孩子伤害到。但我还请原谅他,在给她一次机会。她还年轻精神又受到了刺激,要是在监狱里待上几年她就彻底没希望了。”

叶妈妈说着就忍不住流下眼泪,她知道自己没教育好孩子,知道叶雯犯下了错误,可作为一个母亲,此时她也必须替孩子去争取。

“叶阿姨,我能问一下叶雯的精神状况是怎么回事么?”

乔舜辰提出了问题,之所以这么问,不相信那天的事情能把叶雯刺激到精神崩溃的地步。他甚至怀疑,叶雯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而装疯卖傻。

“是Jonny那个混蛋虐待的,他不但经常打叶雯,还脱光她衣服羞辱她。他对叶雯做的那些事情都是变、态的人才做出来的。”

叶妈妈说起这件事就哭的更厉害,虽然女儿对Jonny不忠,也不该受到这样的折磨。

“被虐待?”

乔舜辰难以置信的和秦静温对视,他从来没听叶雯说过被虐待的事情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