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诡异难言的感觉,难道我这是又穿越了?”

一个念头从心底升起,让顾判刚刚才稍稍平复下来的情绪再次出现了波动,也让他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。

刹那间一段文字从脑海中一一闪过。

“天地浑沌如鸡子,盘古生其中。万八千岁,天地开辟,阳清为天,阴浊为地……”

“天日高一丈,地日厚一丈,盘古日长一丈,如此万八千岁。天数极高,地数极深,盘古极长。”

还没感觉咋滴的,就已经睡了一万八千年了!?

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那他这次所穿的角色可是相当了不得的一位存在。

但却同样是辛苦一生,最后刚把活干完就直接累死的劳模……

沉默思考了一段时间后,顾判最终决定就这么憋着,能苟到什么时候就先苟到什么时候,坚决不用斧头将蛋壳打碎,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发现自己似乎不能再等下去了。。

这里面如此憋闷,若是再继续苟着不出去,恐怕他就会被直接闷死在这里。

算了算了,就算真的是要开天辟地,最后累死身化万物,那也好过直接被憋死在这蛋壳里面,连外面到底是什么样子都没能看上一眼。

百年难遇美少女罪音子软妹萝莉花海清纯写真

想到此处,顾判便当即狠狠一斧头挥出,顿时击破障壁,入眼处一片光明。

外面阳光明媚,微风习习,带来了郁郁葱葱的青草气息。

不是盘古开天辟地……

他莫名松了口气,开始缓缓活动着自己的身体,开口却诡异地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啼鸣。

适应片刻后,他忽然呆住,有些疑惑地再次举起了自己的左腿,同时低头看去。

那是一只五指弯曲如钩,尖锐锋利的鸟爪。

身下则是碎裂成数块的……蛋壳。

不对!

确实有哪里不对……

顾判本能地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他努力晃动着自己晕乎乎的脑袋,想了许久后终于发现……

他似乎不应该是这幅鸟样。

绝对不应该从头到脚真真正正是一头秃毛小鸟的样子!

但突如其来的剧烈饥饿感让他很快放弃思考,四处寻找着可以果腹的东西。

忽然间一股香味从身边传递过来,只闻了一下就让人难以抗拒。

香味是从蛋壳上传过来的……

对,蛋壳!

顾判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脑袋,但单从感觉就可以肯定他长着一个尖锐坚硬的长嘴。

嘎吱嘎吱。

短短十几个呼吸时间,满地蛋壳碎片就被他吃了个干干净净,连点儿碎渣都没有剩下。

吃饱后,他又感觉到一股困意瞬间袭来,连一个呼吸时间都没有坚持到,便直接一头栽倒在地,呼呼大睡起来。

昼夜往复,云卷云舒……

顾判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觉到底睡了多长时间,他只知道自己似乎长大了不少,身体表面不再是毛绒绒的胎毛,而是开始生长出根根橘黄颜色的鲜亮翎羽,还有一对翅膀,也愈发的丰盈成熟起来。

接下来,他什么都不再去想,一边吸收着蛋壳带来的最后暖流,一边扇动着已经可以御风飞行的翅膀,开始了探索世界的旅程。

数月时间一晃而过,他已经长出来一身犹如明黄火焰般的鲜亮翎羽,终于能够自由翱翔于天际。

紧接着又是数年时间过去,他的身躯越长越大,身长超过十丈,翼展在二十丈以上,完是一只庞然大物。

自此开始方圆百里的地盘已经无法满足捕食需要,他开始一点点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,同时不可避免的和其他区域的霸主起了剧烈冲突。

捕猎、战斗,便成了他生活的部,也容不下其他更多的东西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轰!

一道橘黄火焰划破天空,留下一条清晰的痕迹。

下面各种动物顿时四散逃窜,它们都知道这是那只恐怖的火鸟又饿了,从巢穴里钻出来寻找食物,跑得慢的就会被火鸟捉回去,拔毛剥皮,做成烤肉供它享用。

顾判很享受现在这样高空翱翔的感觉,顺便也可以找点儿能够填饱肚子的肉食作为烧烤,吃饱喝足再睡上一觉,食物链霸主的生活就是如此的枯燥和无聊。

地面上疯狂奔逃的各种野兽映入眼帘,他便稍稍减缓了飞行速度,低头搜寻着某种头顶巨角的雄鹿,前两天他才刚刚尝过一些,肉质紧嫩多汁,味道相当不错。

轰……

忽然间一阵猛烈罡风呼啸而至。

顾判飞速转了个圈,避开了罡风最盛的地方,很有些不悦地转头看了过去。

这破地方不仅没有地球那般丰富的娱乐手段,甚至不如第一次穿越来到的大魏朝,有着美女和美酒的存在,算来算去,他唯一的娱乐方式便是吃了睡,睡醒了再飞上高空继续找东西吃。

结果就是这样卑微到了极点的乐趣,都要被不知道什么东西跑过来打扰,如何不让他心中怒火熊熊燃烧?

一眼望去,顾判不由得微微有些愣神。

眼前这个闯入到了他领空的家伙,看上去很有些眼熟啊……

远处的天空中,一头体型巨大、模样狰狞的大鸟正在盘旋,不停调整角度方位,寻找着出击的机会。

这货通体覆盖着深紫色的鳞片,一左一右长着两尊狰狞的头颅,双翅展开比他都还大了不少,后面尾巴犹如巨型攻城锤一般来回甩动,发出嗡嗡的闷响。

顾判想了又想,终于是从记忆深处翻出了和此种造型相关的那个名字。

奇美拉。

当他还是地球人的时候,曾经玩过的名为魔兽争霸游戏中的双头龙,精灵族的最终拆家战争机器……

吼!

就在顾判悬停于高空,出神地陷入回忆之时,那头“奇美拉”已经悍然对他发动了攻击。

轰!!!

双头“奇美拉”猛地喷出一道阴冷的气息,朝着天上依旧在胡思乱想的火鸟轰去。

下一刻,大团橘黄火焰烟花般炸开,和阴冷气息对撞一起,相互消泯纠缠。

“不知死活的东西!”顾判张口发出一声尖锐的啼叫,“本来还想看在你模样可爱,能够勾起我许多回忆的份上饶你一命,但是既然自己找死就怪不得我了!”

他舒展双翅,猛地向前扑去,如同一道飞火流星,顷刻间便与那头同样扑杀过来的双头大鸟撞在一处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