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得知揽禹神皇等人的死讯后,凌天凡的内心之中,总有一种萦绕不去的危机感。

如果这神皇神墓真的是一场为了对付他的圈套,那他拉拢战神盟的人过来,也算是为自己拉拢一份助力。敌

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

再者,一个神皇神墓,其内必然有厉害的神皇阵法守护。以

他这点半吊子水平的阵法,只怕很难破开神皇大阵。当

然了,他可以去求血色剑令印记。可

他总不能遇到点事,就老是来劳烦血色剑令印记吧。他

也该独立的处理点事情才行。“

属下立刻去办。”吉

玛领命。…

…揽

禹神皇的死,对于战神盟来说,那是一个沉重的打击。

红色格子小嘴巴美女夏日清凉街拍图片

如今,战神盟里人心惶惶的。

如果抓拿不到凶手,那么,整个战神盟的人心可能就会因此而散了。

所以,战麟神皇在得知揽禹神皇的死讯之后,亲自降临到乾雷界,抓拿凶手,同时也是在稳定军心。“

战麟神皇大人,夏雷神族的夏雷范天差使者前来拜见你,说是有重要的事情,要当面见你!”战

麟神皇的一位神王手下,急急的来报。“

夏雷范天?就是那位得到一个神皇神墓宝藏,还炼化了先天法则之气,实力比揽禹神皇还强一筹的那位下界土著?”

战麟神皇神眸一凛。显

然,半年前凌天凡跟揽禹神皇的那一战,他早就知晓。

“正是这个人。”

这位神王手下说道。“

让他的使者进来吧。”战

麟神皇说道。“

是!”

这位神王照做,将等候在外面的吉玛带了进来。

“小人吉玛,参见战麟神皇大人!”

吉玛看见战麟神皇,他赶紧恭敬的行大礼来参拜。

“说吧,夏雷范天命你来,到底有什么大事情?”战

麟神皇问道。

吉玛说道:“我家主人,一直久仰战麟神皇大人的大名。最近,我们夏雷界疑似发现了一个神皇级别的神府。我家主人想要邀请战麟神皇大人,到太虚圣地一叙,共同探索那个神府。”战

麟神皇听到这话,神眸一凛。

“你们夏雷界发现了一个疑似神皇级别的神府?是新发现的?”

他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。要

知道,他们战神盟在这下界里搜刮了这么久,也就才发现两个神王神墓,几个破损的神王神府遗迹。

而神皇级别的,一个都没有。他

有些不敢相信。这

夏雷界才发现了一个神皇神墓,这又来一个神皇神府?

难道这夏雷界真的是那么的风水宝地吗?“

是新发现的。”吉

玛说道。

“你家主人,这么好心?真的要邀请我一起去探索那个神府?”战

麟神皇对此表示疑惑。天

下没有免费的午餐。他

觉得,这其中,定然还另有隐情。

“我家主人只命我来邀请战麟神皇大人,是与不是,战麟神皇大人去见一下我家主人,不就清楚了么?”吉

玛说道。

战麟神皇凝视着吉玛一会儿,说道:“也罢,你告诉他,我明日自会登门拜访!”

“那小人告辞了,这就回去禀报我家主人。”

吉玛说道。这

战麟神皇的威压让他喘不过气来,他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。

等吉玛离开后,战麟神皇命人去通知了战神盟的第二盟主颠葛神皇!

“颠葛修友,你说,这夏雷范天真的会这么好心,要跟我们战神盟分享一个神皇神府么?”战

麟神皇将事情说了一遍。颠

葛神皇在战神盟里,充当着军师的角色,擅长谋略。

他听完战麟神皇的话后,沉吟了一会儿,说道:“这夏雷范天会不会这么好心,我不知道。不过,他这么做,无非是两个可能。”“

哪两个可能?”战麟神皇问道。

“第一个可能,他以神皇神府为诱饵,想要引我们过去,然后将我们一网打尽!”

颠葛神皇说道。

“你是说,他可能跟杀死揽禹修友有关系?”

战麟神皇神眸一凛,透着几分杀气。

颠葛神皇摇摇头,他说道:“我说了,这只是一种可能!而且,这种可能性极低。”“

呃……那第二种可能呢?”战

麟神皇问道。颠

葛神皇继续说道:“最近,那个神秘势力,不断的袭杀那些获得大机缘大气运的人夺宝!我们神灵转世者里,人人自危。那夏雷范天,一阶土著,却获得了神皇神墓和先天法则之气这等天大的机缘。你说,他担心不担心自己被那股神秘的实力袭杀?”

“你是说,他受到了威胁,想要找我们联手?”

战麟神皇明白过来。“

是的。非常有这个可能。”

颠葛神皇点点头。

战麟神皇冷笑起来:“那我们跟他非亲非故,凭什么跟他联手?”“

敌人的敌人,便是朋友。我们不是在追查那股势力么?”颠

葛神皇说道。“

这小子,倒是打得如意算盘。你说,我们该如何?”战

麟神皇问道。颠

葛神皇说道:“敌人的敌人,确实是朋友!这小子跟我们战神盟,也并没有什么恩怨,他确实也有实力,跟他联合,也没有什么问题。”说

到这里,颠葛神皇的嘴角泛起一抹算计的冷笑:“神皇神墓的宝藏和先天法则之气,哪怕是放在神界里,也能够让无数神皇为之疯狂了。战麟修友,你就不心动?”战

麟神皇神眸一凛,会意过来,他眸子杀意一闪而过,说道:“你是说,我们可以趁机宰了那个小子,抢夺他的神皇神墓宝藏和先天法则之气?”“

先去会会这小子再说!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若是这个小子真的没有什么本事,与其让他被那股神秘势力杀死,那还不如死在我们的手里。”颠

葛神皇说道。

“这么说,这个小子找我们合作,那就是引狼入室了?”战麟神皇笑了起来。“

还是先以查清楚那股神秘势力为主!万一,这个小子真的有实力呢?”颠葛反问道。

“他若是真有实力,那我们真心实意与他合作便是了。”战

麟神皇说道。

他倒是非常的现实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