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.】,精彩免费!

酒店门口,一个明显有近视眼的家伙虚着眼睛看了几秒,突然指着温碧芸大叫了起来:“梁子,好像是温碧芸那烂货!这娘们儿躲了几天终于出现了!”

“哪呢哪呢,我看看!”正蹲在地上的梁子几人噌的站了起来,果然一眼就看到穿着一套白色小西装的温碧芸。这女人无论身材还是穿着都太抢眼了,让几个混子下意识忽略了她身边的李锋。

“快通知老板,说温碧芸那娘们儿出现了!”梁子赶紧对一个兄弟说了句,几个人嘿嘿冷笑看着走近的温碧芸。

温碧芸也看到了梁子他们,脸上带着些惧怕,下意识停了下来,李锋说:“别怕他们,直接过去。”

想到有李锋在身边,温碧芸多了些底气,朝几人走了过去。

梁子对几个兄弟使了个眼色,让他们将温碧芸围住,别让这娘们儿又跑了,然后恶狠狠的说道:“温碧芸个烂货,终于躲不下去了是吧,知不知道爷几个在这里蹲了好几天,每天被太阳暴晒,都是因为!”

温碧芸冷冷看着对方,心里有了底气,说话也硬气起来,“梁子,这样堵我酒楼的门是没用的。”

梁子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:“有没有用等下就知道了。要是识相,老老实实跟我们去见老板,别逼我们动粗。”

温碧芸摇头说:“我不会去见大金牙。”

梁子眼里一怒,狠狠地一挥手,“哥几个,去两个人把她的酒楼再给老子砸一遍,看她答不答应!”光天化日下他当然不敢在外面动手,但让两个兄弟去酒楼里面砸东西还是敢的。

“好!”

沈梦辰花丛中唯美写真 销魂香肩白嫩细滑

有两个混子转身就要往酒楼里跑,温碧芸脸色大变,酒楼里可有不少高档家具和设备,被砸掉的话她损失就大了。就在这时,两只手突然伸过去揪住那两个混子的脖子,在他们的痛叫声中毫不留情的往后一甩,两个混子嗖的就往后倒飞了出去,摔在地上疼得哇哇大叫。

梁子吓了一跳,赶紧看向那人,脸皮一抖,失声大叫:“李锋!”

李锋冷冷一扫那两个想冲上来的混子,后者就浑身一抖定在原地,李锋这才看向梁子,平静的说:“我走哪里都能看到做坏事。”

“……”梁子张开嘴刚要说话,李锋一个大嘴巴子将他抽在地上,梁子捂着嘴巴不断惨叫,李锋刚要让他们滚蛋,路边突然传来刺耳的刹车声,一辆面包刚一挺稳,几个人就快速的冲了过来。

“梁子,温碧芸那烂货在哪呢。我刚好在附近喝酒呢,老板说温碧芸出现了,人呢?”为首露着花胳膊的青年一边朝这边走一边大声问,梁子捂着肿起老高的脸,欲哭无泪的指指李锋身后。

“黑子哥,那呢。”

花胳膊正是大金牙的心腹小弟黑子,闻言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一眼就看到正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李上,一下就僵在原地。

他只是在几个小弟的陪同下在附近喝酒,就被大金牙一个电话叫了过来,居然在这里遇到了李锋,此刻他想杀了梁子几个的心都有了。

就现在他还经常做噩梦,噩梦里的画面,就是李锋在兄弟楼上废了楚子寒的一幕,更别说李锋当时表现出的气势,连其他几个区的大混子包括他老大大金牙,都被对方碾压,这更让他心里对李锋的恐惧上升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。

李锋挺满意黑子的到来,黑子是大金牙身边心腹的手下,地位跟梁子这几个人不可同日而语,有他在,自己更好跟对方交涉。他伸手指指天河酒楼,说:“进去谈谈?”

开什么玩笑,黑子哪里敢进去,就现在他都恨不得赶紧抛掉,躲开这个瘟神,这要跟着他进去,还不是送羊入户口。他讪讪的说:“李哥,不用了吧,今天是个误会,我马上带着手下的人走,保证以后再也不堵天河酒楼的门!”

他想尽快回去告诉大金牙这个消息。原本以为和温碧芸没什么关系的李锋,现在真的在帮她,李锋不好惹,老板不能像对付温碧芸那样对付李锋。

李锋可没跟他商量的意思,二话不说伸出大手捏住他胳膊,就拖着黑子的身体往酒楼里走。黑子感觉他的手掌就像一把铁钳一样坚硬,死死夹住他的胳膊,剧痛让他连挣扎的力气都没用,只能弓着身子以一个扭曲的姿势跟着李锋往里走。

“跟上,让于倩也进来。”温碧芸正在愣神,李锋头也不回说了一句,温碧芸回过神,赶紧冲路边车里的于倩招手让她过来。

她没有急着进去,害怕黑子带来的这些混子抓住于倩威胁李锋,等她走了过来两人才一起跟在李锋身后。

天河酒楼的服务员早就欣喜若狂打开了玻璃门,李锋手里拖着身体扭曲的黑子,带着两女走进去,黑子带来那些手下想跟进来,李锋突然扭头冷冷扫他们一眼。

“谁让们进来的,滚出去!”

一句话之威,天河酒楼门口就

多了几尊凶神恶煞的门神,打死都不敢跨过门口那地面缝隙一步。

“锋哥太帅了!”于倩兴奋的挥舞小拳头,眼里全是崇拜,要不是有外人在,恐怕要扑上来抱着李锋在他脸上亲一口。

“一边儿坐着,想喝什么让人给拿。”李锋没好气的瞪她一眼,松开黑子在另一张桌子前坐下来,指着对面,“坐。”

黑子陪着笑脸唯唯诺诺的说:“李哥,我,我站着就行。您说什么我都听着。”

李锋摇了摇头,初次见这家伙的时候,一脸冷酷,即便被自己大败,也能气势汹汹的拿着捕狗用的麻醉枪想把他抓回去。谁知现在完全没了当初那种硬气,看来也是欺软怕硬的家伙。

他哪里知道,变的不是黑子,而是他。

当初黑子第一次跟他交手时,他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司机,而现在,不过一个多月时间,他的名号就已经响彻整个秦城道上,连各区的大混子都对他李锋忌惮无比,见面也要客客气气,他早就需要黑子这样的人仰望,哪敢在他面前硬气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